ZJOI2019退役录(简略OI回忆录?)

本来想写些正经的游记,或许还能分析一下题目吧。

但毕竟发现自己高一的OI生涯已经结束了。

<大概是简略回忆录,反正也没什么人会看就是了>

鉴于语文水平低下,这大概只是篇流水账罢了。

按正论说回忆录得有个开头,但哪些年代久远的,沉浸在记忆里的也早融化了,便也得不到个开头。

 他自诩为emoairx,若要问他为何如此称呼,他大抵会说:“这是我曾经用时间当随机种子,随机出来的字符串,当时取了前6位emoair,只是注册账号的时候发现已经有重复了,便加了一个x”。或许他是想致敬WJMZBMR,但他不配这么做——果然这应该叫做抄袭吗?

 学OI是在四年级,这不算晚,或许还算有些早,只是前些年都在浪,第一年学会了分支语句,第二年学会了循环语句。

 若是问他那时候他为什么学要OI,他大抵会说:“那时候我玩war3,玩msdzls,玩pvz,当时看着这些精美的游戏,总想着写一点外挂出来,把自己的血量无限,金币无限……也许还可以自己写一个游戏……我当时用仅有的知识写一些诸位看来可笑的游戏,像是猜数啊,石头剪刀布啊,但当时感觉自己很充实。”

 他说起那些有些,还有些苦笑,他说一开始是用pascal写的,界面不太美观,后来便自学了VB,写了一些贪吃蛇,2048,俄罗斯方块之类的游戏。

 据他当时的设想,他打算把这些小游戏做一个闯关游戏集合,每一关都是一个小游戏,只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做了七八个之后就咕了。

 再说OI上,他其实六年级就知道有NOIP这个赛事,只是初一才报名。

 倒是报名了也没什么用途,他当年初赛恰好卡线,复赛第三题不知道乘法分配律,第四题不会贪心算法,而后来第三题又因为数组开太大,MLE了,便拿了240分,当时普及二等线是250,又没有三等奖,便愉快地毫无收获。

 那时候已经是初中了,他在他们县里一个还不错的初中上学,那时候和他一起学OI的人确实也有一些,当时他们学校有两个初一就一等的,一个是后来鼎鼎大名的周指导,还有一个是初中三年稳居年段第一的某陈姓同学——后来也便不知道了。

 初中的时候,他文化课似乎还不错,他有时候在中午去机房颓废,有时候周指导和陈同学也在,他便也会向他们请教一下文化课作业。若是问他怎么进的学校机房的,他大抵会说:“有时候是老师在,门便是开的,有时候老师不在,便撬窗,我们学校的窗户不太紧,一开始拿个笔就能撬开,时间长了直接用手往里面摁就能把窗户撬开了,然后让个人进去,把后门开了——前面是有锁的,是开不了的。到时候再锁上后门,从窗户里爬出来……”

 到了第二年联赛,他又卡线进了复赛,他很快做出了前两题,看第三题的时候要读入很多行数,他马上就发现直接开一个邻接矩阵来存是会超出内存限制的。他考场上想到了一个把所有数存在一个长度为n的数组里面,然后记录一下每一段是从数组的那个位置开始持续多少。当时他把这个称作“队列数组”。——事实上,这是一个C++的vector,或者链表就可以解决的简单问题。那题的第四题,他没有发现相同的数字答案是一样的,写了一个简单的暴力,又稍微优化了一下。那年第四题他过了样例,但获得了0分的成绩,似乎是有一个地方判错了。当年的分数线是300分,他也正好是300,便卡线普及一等。

 那时候周指导和陈同学依旧吊打他,他也习以为常了。

 说emoairx同学倒也是有胆量,周指导和陈同学,以及同一个地区的徐同学打算初三参加提高组,emoairx同学也凑了上去,打算转C++,然后开始学提高组算法。说到那一年,emoairx充满了怀念。

 “我记得那时候我是真的很认真,学校里文化课作业很多,我常常要做到十二点,但我还是会挤出时间学OI。我记得我花了好几天时间调出一道splay题,草稿纸上画满了平衡树。我记得有时候周指导,陈同学会和我一起探讨题目,东南的太阳光照在教室前的走廊上,照在指导的脸上,照在被我们涂画的草稿纸上。我记得学校运动会的时候,我们在机房里研究发现了排序加去重可以做到离散化——当时我们把它叫做哈希,并持续了许多时间。我记得陈同学教我树状数组,周指导教我线段树……有一段时间和xza一起做CF……曾经还写过写博客。那时候做题真的有多认真自己都想不到。两年了呀……“

 我听着emoairx说,心中也挺有感触——毕竟,这是青春啊。

 17年的联赛,emoairx同学获得了410分,尽管他奋力挣扎最终失败。但他已经很满意了,他觉得这个分数已经对得起他的付出了。不出所料的,周指导,陈同学和徐同学都吊打了他。

 那之后,他想去徐同学想去的,当地有名的绍兴一中——这个名词还是他初二下才知道的,参加集训,绍一似乎乐于接受emoairx同学,emoairx同学便随着周指导,陈同学,徐同学在绍一集训了一段时间。

 然而,因为一些奇怪的原因,于是emoairx同学又被赶回了学校,他当时有一些生无可恋,记得还因为被强制要求参加期末考试而咕掉了pkuwc。

 那之后他参加了省选,其实当年他的水平完全被吊起来锤,他只是来旅游的。事实上一试他获得了全场最低分——0分。

 emoairx同学后来还是去了绍兴一中,陈同学因为高超的文化课技巧选择了柯桥中学,似乎处于半退役状态,今年省选也没看到他人,周指导去了学车中学,这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也不再提。当年我们三个一起游戏,一起奋斗如今分割三地,很少再联系了。

 到了高中,emoairx同学渐渐地颓废了起来。他先后接触了动画片,galgame,小说……日渐沉迷,不复过去的努力。

 不出所料,今年的省选他退役啦。

 你若是问他,他今年省选怎么回事,他大抵会说:“我开场刚T2,先写了一个4个状态存它和它祖先是否被访问到的n^2 log n的暴力,发现可以用矩阵乘法优化,时间复杂度是n log n * 4^3的,当时我想都没想,直接写了一发,发现本机要跑9s,这时候差不多过去了两个多小时,于是他尝试卡常数,卡着卡着发现时间没多少了,直接去打T1暴力和T3暴力,结果暴力还打挂了,最后尝试把T2两个暴力拼一下,看一下第二个矩阵乘法能不能拿分,结果拼错了,最后没改成功就爆零了。出考场冷静了一下发现状态是可以做到3个的……”

 但这毕竟是他的一番说辞,说到底就是他太弱了,他太颓了。

以上内容——2019.3.7

 后来我又问他,那你Day2为什么不能翻盘呢?

 他笑着,却又有些郑重地说道:“水平不够啊。”

 鉴于我的好奇,在重重追问下,他勉为其难地告诉我:“其实当时我就没想着翻盘,倒是心态也挺好,开场还是发现T2最可做,冷静分析一下发现可以直接上树剖线段树扫描线3个log的做法,当时我想到NOIP之后学DDP学到的一个叫做全局平衡二叉树的东西,那玩意儿可以把2个log的树剖优化成1个log,自己觉得没什么问题,就写完了,这写完还行,拿随机树测了一下,跑得飞快,又觉得不太靠谱,又拿链测,还是跑得飞快……这之后就普普通通地把T1和T3的暴力写了,似乎是会T3的多一些分的暴力,但毕竟不敢去写,T1又没有想到枚举非零元素消。但毕竟还是写了暴力。当时估分200,其实觉得自己不管怎么样都翻不了盘,出来也无所谓了。”

 “只是后来出分之后发现自己第二题只有60……教练要来了程序自己测了一下,发现被卡常数了……其实也不是吧,毕竟全局平衡二叉树常数的确是挺大的,据说那个今年全国排名第四,最后被挤到第五无缘国家队的zzy也写了我这个做法,也T飞了。我当时只是奇怪为什么会T,后来我测了一下二叉树,发现的确跑得挺慢的。”

 “不过,毕竟就算是200,也翻不了盘啊,就算我Day2是220分标准分,也还差好多分进省队啊。”

 “那你怎么邀请赛也不去呀?”我问道。

 “申不到啊,水平太低了。如果我day2没挂的话,可能有概率能申到吧……不过,我倒是无所谓了,毕竟后来打了NOI同步赛,大概是铜牌都没拿到,去现场爆蛋感觉总不如VP爆蛋来得不痛不痒。你应该知道的,今年NOI指导直接切了D1T3,进了集训队。有时候觉得吧,当时我和他的差距也才猴子和人一般,没想到现在我像那种毫无生命的无机物了。”

 我看着他,心中略有些同情,听说他停了两年课,文化课已经爆蛋了,又没去过NOI,没进过省队,这种自招取消的年头,也不知道他将来流落街头的时候,有没有人会记得,曾经他也是一个拿过省一的竞赛生啊。

文章目录
  1. 1. 按正论说回忆录得有个开头,但哪些年代久远的,沉浸在记忆里的也早融化了,便也得不到个开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