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月10日随笔一则

​ 呐,我是应该羡慕我自己的吧……

​ 时光的齿轮转动到一个黄昏,那个下着淅淅沥沥的细雨的黄昏。
​ 我静静地看着教室里仅有的两个男孩。一个胖,一个瘦,但都很健康。
​ 胖一些的男孩正在整理书包,他把桌子里的书一本一本地插入书包里,瘦一些的男孩在等着他,一起出校门。
​ 我们不妨把那个胖的男孩称作詹姆,将那个瘦的男孩称作安迪。
​ 安迪静静地看着詹姆,就像历史之外的我静静地看着他们。
​ “我想今年拿个联赛一等吧。”安迪突然开口,声音不算大,但也能覆盖住詹姆理书的声音。
​ “我想今年拿个联赛一等吧。”我在一旁轻声念到,嘴角微微上扬。安迪的话我不觉得尴尬,不觉得突兀,他的开口和之前的沉默是那么协调,浑然一体。
​ 我笑着,继续拨动着齿轮,错过了詹姆之后的那句”我觉得不太可能”。

​ 从我家往前步行五百米,走到的是我们县里最好的高中之一。
​ 我父母在旧址念过高中,那里记录着他们的青春,记录他们的过去,以及,差点就能考上大学的遗憾。
​ 我初中的马路对面,是我们县里最早的高中。
​ 我爷爷在旧址念过初中,当时村里就他一个读过书,算是文化人——那时村里还都吃得饱饭。
​ 这是同一所高中。我有幸在回忆里找到了两年前这所学校的校长。
​ “保证你能上清北”
​ 这是当时校长对当时的我的成绩的一种肯定。
​ “我想至少能去国赛”
​ 这是当时的我说过的一句话。
​ “哪怕是D类”这是当时的我心中所想的,但并没有说出来,于是那个藏在阴影里的观察者补充着。
​ 我羡慕当时的我,羡慕那种真实,羡慕那种纯粹,不去管什么未来的利益得失,只是心中所想,坚持所为。
​ 若一去不回,便一去不回。

​ “你还是再报一年普及比较好吧。他们是已经拿过两次了一等了,不能和他们去比的。”
​ “我还是想报提高。”
​ “那好吧。”
​ 那时候的我对竞赛其实也算是一无所知,最多知道有这么一个联赛。
​ 我不知道竞赛能加分,不知道竞赛能保送,不知道竞赛能走自招,我只是想学,因为真的很有趣。
​ 我羡慕当时的我,那种无所顾虑的自在——可以没有半丝功利。

​ 詹姆的双手都竖着大拇指,另一端快速地敲打着自己的大腿。
​ 詹姆突然停住敲打,任由两只拇指竖着,却听到一声“adokei”从安迪口中发出。
​ “啊,又输了。”
​ 平淡的话语,平凡的动作,也没有被时光遗忘。

​ “我想明年拿金牌”
​ “是说省赛吗?好的。”
​ “……”
​ 那是一年零两个月前,我是没有机会去NOI的,D类也没有。
那些能去NOI的巨佬,算是我仰慕的对象,我想和他们一起训练,和班主任申请停课……虽然最后还是没停。
我不知道现在的我有没有这种勇气再把这句话说一遍。
这确实是一种勇气,说这句话的时候,可以骄傲,可以自豪。
那是中二的年纪啊……

​ 如果学文化课,我大概能混个银牌,凭借文化课,裸分考个985应该没问题。
​ 如果停课搞OI的话,大概率还是没Au,但文化课落下,211能不能考上都是个问题。
​ 哎……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忘记我的初心的呢?
​ “我想今年拿个联赛一等吧。”
​ “我想至少能去国赛……”
​ “我想明年拿金牌……”
​ 我的……初心……
​ 那还管他什么呢,大不了没学上嘛。

​ 呐,我是应该羡慕我自己的吧……
​ 马上十八岁了呢。
​ 我给自己留下了,无与伦比的回忆啊。

NOI2020 bless all

文章目录
|